市民李女士在華夏公館小區購買了一套住房

房子沒住上 生了一肚子氣

商丘網—京九晚報 2020-07-01 05:39

李女士(左一)在售樓部等待多時,並無工作人員與其進行溝通

●熱線顯示

梁園區的李女士反映,她購買了華夏公館小區的房子,因開發商逾期交房,她提出按照購房合同退款,但屢屢被推諉,後來還被要求支付總房款5%的違約金。

近日,梁園區的李女士向《京九晚報》熱線反映,2018年10月,她在華夏公館小區購買了一套住房,可房子還沒住上就生了一肚子氣。

“2018年10月,我簽了購房合同,並交了17.6216萬元首付款,當時説2019年10月31日之前交房。”李女士説,交房時間一直逾期到了今年的5月1日,實際天數有半年左右,但開發商認為受疫情影響,只逾期了92天。

李女士稱,購房合同上有逾期交房的相關條款,明確説如果逾期超過90天,可以要求解除合同。

李女士出示了《逾期交房賠償協議書》,上面蓋有“河南金居宜置業有限公司”的公章,落款為2020年5月1日。該協議書註明:按照合同約定應於2019年10月31日前將房屋交付,但由於受疫情不可抗拒的因素影響,甲方實際於2020年4月22日通告交房及乙方於2020年5月1日辦理完成房屋交接手續。此外,還有“將甲方逾期交房違約金摺合所購房屋的物業管理費,合計92天”等內容。

“商丘市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在今年的1月底才出現的,根本就不在交房日期之前,也不應該成為逾期交房及扣除逾期時間的理由。”李女士説。

在李女士所提供的購房合同上,記者看到明確寫有:逾期超過90日後,買受人有權解除合同。買受人解除合同的,應當書面通知出賣人。出賣人應當自解除合同通知送達之日起15日內退還買受人已付全部房款(含已付貸款部分),並自買受人付款之日起,按照×%(不低於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)計算給付利息;同時,出賣人按照全部房款價款的0.10%向買受人支付違約金。

“5月6日我就提出了退房,並且提交了書面的退房申請。”李女士説,“當時開發商的工作人員王盼龍(音)表示可以退房,並稱會幫忙還上銀行按揭貸款及撤除購房合同備案,籤協議後就可以退款了。但後來説法就變了,成了要求我們還上銀行按揭貸款和自行撤除購房合同備案,而且也不會簽退房協議。”

李女士説:“因為要求太麻煩,而且也不給簽退房協議,我就想先看一下房子,如果沒有質量問題的話,考慮可以收房。但我提出做閉水試驗時,又被推諉。6月份第一場大雨下了之後,我去房子裏一看,主卧、次卧、廚房、陽台、衞生間等都有漏水的痕跡。”

李女士説,她再找到王盼龍時,對方稱5月6日提交的書面退房申請已經被其撕了,原因是之前去看房就代表同意收房並取消退房,“説我們要退房的話,就是單方違約,要承擔總房款5%的違約金。這讓我無法接受”。

6月29日上午10時40分許,記者來到了華夏路華夏公館小區售樓部,但沒有找到王盼龍。售樓部的工作人員稱,“王經理”是開發部負責人,其他人無法解決,只有找他才行。

此後,在售樓部內,記者多次撥打王盼龍的手機號碼,均無人接聽。三次發送短信表示要對他進行採訪,記者也沒有收到回覆。在售樓部等待了半個多小時,因聯繫不上王盼龍,也沒有其他人員就此進行解釋,記者只得與李女士一起離開。

當日下午2時33分,王盼龍回覆記者短信稱,“不管是誰,有事提前預約,有空會回售樓部核實”。

截至昨日記者發稿前,王盼龍沒有回覆記者電話,也未就採訪事宜進行溝通。

文/圖 京九晚報全媒體首席記者 魯超

編輯: 姬豔峯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閲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遊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社會民生
市民李女士在華夏公館小區購買了一套住房
房子沒住上 生了一肚子氣
2020-07-01 05:39     商丘網—京九晚報   我要評論 

李女士(左一)在售樓部等待多時,並無工作人員與其進行溝通

●熱線顯示

梁園區的李女士反映,她購買了華夏公館小區的房子,因開發商逾期交房,她提出按照購房合同退款,但屢屢被推諉,後來還被要求支付總房款5%的違約金。

近日,梁園區的李女士向《京九晚報》熱線反映,2018年10月,她在華夏公館小區購買了一套住房,可房子還沒住上就生了一肚子氣。

“2018年10月,我簽了購房合同,並交了17.6216萬元首付款,當時説2019年10月31日之前交房。”李女士説,交房時間一直逾期到了今年的5月1日,實際天數有半年左右,但開發商認為受疫情影響,只逾期了92天。

李女士稱,購房合同上有逾期交房的相關條款,明確説如果逾期超過90天,可以要求解除合同。

李女士出示了《逾期交房賠償協議書》,上面蓋有“河南金居宜置業有限公司”的公章,落款為2020年5月1日。該協議書註明:按照合同約定應於2019年10月31日前將房屋交付,但由於受疫情不可抗拒的因素影響,甲方實際於2020年4月22日通告交房及乙方於2020年5月1日辦理完成房屋交接手續。此外,還有“將甲方逾期交房違約金摺合所購房屋的物業管理費,合計92天”等內容。

“商丘市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在今年的1月底才出現的,根本就不在交房日期之前,也不應該成為逾期交房及扣除逾期時間的理由。”李女士説。

在李女士所提供的購房合同上,記者看到明確寫有:逾期超過90日後,買受人有權解除合同。買受人解除合同的,應當書面通知出賣人。出賣人應當自解除合同通知送達之日起15日內退還買受人已付全部房款(含已付貸款部分),並自買受人付款之日起,按照×%(不低於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)計算給付利息;同時,出賣人按照全部房款價款的0.10%向買受人支付違約金。

“5月6日我就提出了退房,並且提交了書面的退房申請。”李女士説,“當時開發商的工作人員王盼龍(音)表示可以退房,並稱會幫忙還上銀行按揭貸款及撤除購房合同備案,籤協議後就可以退款了。但後來説法就變了,成了要求我們還上銀行按揭貸款和自行撤除購房合同備案,而且也不會簽退房協議。”

李女士説:“因為要求太麻煩,而且也不給簽退房協議,我就想先看一下房子,如果沒有質量問題的話,考慮可以收房。但我提出做閉水試驗時,又被推諉。6月份第一場大雨下了之後,我去房子裏一看,主卧、次卧、廚房、陽台、衞生間等都有漏水的痕跡。”

李女士説,她再找到王盼龍時,對方稱5月6日提交的書面退房申請已經被其撕了,原因是之前去看房就代表同意收房並取消退房,“説我們要退房的話,就是單方違約,要承擔總房款5%的違約金。這讓我無法接受”。

6月29日上午10時40分許,記者來到了華夏路華夏公館小區售樓部,但沒有找到王盼龍。售樓部的工作人員稱,“王經理”是開發部負責人,其他人無法解決,只有找他才行。

此後,在售樓部內,記者多次撥打王盼龍的手機號碼,均無人接聽。三次發送短信表示要對他進行採訪,記者也沒有收到回覆。在售樓部等待了半個多小時,因聯繫不上王盼龍,也沒有其他人員就此進行解釋,記者只得與李女士一起離開。

當日下午2時33分,王盼龍回覆記者短信稱,“不管是誰,有事提前預約,有空會回售樓部核實”。

截至昨日記者發稿前,王盼龍沒有回覆記者電話,也未就採訪事宜進行溝通。

文/圖 京九晚報全媒體首席記者 魯超

編輯: 姬豔峯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閲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綠化帶內 單車“睡覺”
已完成雨、污水管網 ...
塌陷兩個多月的路面修復了
這處紅綠燈 何時才能亮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古琴聲聲 古韻濃濃
張王李村:能掙錢咱 ...
“健康大講堂”義診 ...
悠悠古柘地 處處是美景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    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