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露易絲·格麗克到魯迅

宋立民 商丘網——京九晚報 2020-10-14 00:45

10月8日,美國女詩人露易絲·格麗克“因為她那無可辯駁的詩意般的聲音,用樸素的美使個人的存在變得普遍”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。

得到消息的那一刻,筆者想到了魯迅。10月19日,是先生逝世84週年忌日。

評委對格麗克的評價,讓筆者記起魯迅先生對自己的評價:“表現的深切和格式的,頗激動了一部分青年讀者的心。”

格麗克1947年出生,彼時魯迅先生已經馭鶴11年。然而,作為“心靈的探險者”,二者卻是執着於同樣的寫作理念。

格麗克説:“要用心靈探索這些意象的共鳴,將淺層的東西與深層分隔開來,選擇深層的東西。”因此,她選擇了“無法忍受”的“女性的情感體驗”——絕不迴避沉重的主題。她寫道:“我怎麼能夠知道你愛我/除非我看到你為我悲傷。” 同樣,魯迅提出“選材要嚴,開掘要深”。他緊緊咬住四圍的黑暗,立志“揭出病苦,引起療救的注意”,成為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樣的“偉大的靈魂的審判者”。

格麗克的詩歌理念是:“我受惑於省略、祕而不宣、暗示、雄辯與從容的沉默。”魯迅説:“我力避行文的嘮叨,只要覺得夠將意思傳給別人了,就寧可什麼陪襯拖帶也沒有。”而“從容的沉默”一詞,真是把魯迅先生的深刻性概括得絲絲入扣。魯迅説,最高的輕蔑是無言,是連眼珠都不轉過去。他的《野草·題辭》説:“當我沉默着的時候,我覺得充實;我將開口,同時感到空虛。”

雖然沒有精確統計,我們説,由於智能手機的便捷運用,如今文壇的詩歌,數量絕對超過以往,但是“梨花體”“羊羔體”“口水詩”遠遠多於“選擇深層的東西”,常常在自娛自樂中迅速地自生自滅——今天重讀格麗克與魯迅,啓迪似乎也在於此。

耶魯大學校長説,格麗克“對自我及其在世界中的位置進行了毫不留情的探索,創作了啓發心靈的美妙詩篇”。格麗克從25歲發表處女作《頭生子》,到後來陸續發表《阿勒山》《野鳶尾》等,是一個較為純粹的詩人。而魯迅先生寫詩是“業餘的業餘”。尤其是新詩,僅有發表於《新青年》上的六首新詩。然而,魯迅無心做詩人,偶有所作,每臻絕唱。其小説、雜文、散文、舊體詩無不充滿了詩的精神與詩的氣韻。

而格麗克所追求的“樸素的美”與“含淚的幽默”,在魯迅身上同樣鮮明。格麗克的《白百合》寫:“噓,親愛的。我並不在乎/我活着還能回到多少個夏天:/這一個夏天我們已經進入了永恆。/我感到你的雙手/將我埋葬,釋放出它的輝煌。”清心安神的百合,花期與果期都不超過一年,但是,“並不在乎活着還能回到多少個夏天”,她只要自己的“此在”,能夠被“你的雙手”埋葬是幸福的,輝煌的——這是怎樣的“存在感”,又是怎樣的“含淚的”幸福觀?而“只要我的現在”的魯迅的新詩《愛之神》也是如此:“你要是愛誰,便沒命地去愛他;/你要是誰也不愛,也可以沒命地去自己死掉”——丘比特被魯迅先生寫得天真可愛,稚氣當中充溢着哲理。

不同的是,即便是詩作,魯迅也是更多地將筆觸伸進自己身處的社會,而格麗克則是將筆觸伸進社會包圍着的自己。

格麗克是120年來第16位諾貝爾文學獎女性得主。而這16位得主中,大部分是小説家,真正靠詩歌獲獎的寥寥無幾。相比之下,格麗克的詩作因為其深刻的個性而獨樹一幟。

“活下來,活在地下。死去的,不做掙扎地死去。” 格麗克在《別離》中開頭就是:“夜不黑;黑的是這世界。”活活是魯迅《夜頌》裏“我愛夜,在夜間作夜頌”的語氣。格麗克甚至把自己比喻為令人恐懼的棉口蛇:“直挺,聳立,在敗壞的空氣裏。/出生,而非死亡,才是難以承受的損失。/我知道。我也曾在那兒留下一層皮。”相對於這種寫法,筆者還是更喜歡寫“生”的諾獎得主米斯特拉爾,她的《母親的詩》與格麗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:“我逐漸明白了事物的母性。俯視着我的山嶺也是母親,黃昏時分,薄霧像孩子似的在她肩頭和膝前玩耍……”

格麗克深切關心女性的生存,魯迅《我之節烈觀》等振聾發聵。格麗克十幾歲時患上厭食症,對她深刻的寫作風格產生了影響。魯迅十幾歲從公子哥變為“乞食者”並受盡白眼的冷落,對他的寫作風格影響巨大。格麗克是一位“鼓舞人心的老師,她毫無保留地把自己交給敬仰她的學生們”。魯迅無疑同樣是一位“吃的是草,擠出的是牛奶,血”的老師,他的弟子們的回憶錄全面地證實了這一點。

毫無疑問,露易絲·格麗克的獲獎是詩性的勝利、女性的勝利。

毫無疑問,魯迅的使命感與美學訴求,激勵着中國作家走向世界。

編輯: 楊寧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閲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遊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應天時評
從露易絲·格麗克到魯迅
2020-10-14 00:45   宋立民   商丘網——京九晚報   我要評論 

10月8日,美國女詩人露易絲·格麗克“因為她那無可辯駁的詩意般的聲音,用樸素的美使個人的存在變得普遍”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。

得到消息的那一刻,筆者想到了魯迅。10月19日,是先生逝世84週年忌日。

評委對格麗克的評價,讓筆者記起魯迅先生對自己的評價:“表現的深切和格式的,頗激動了一部分青年讀者的心。”

格麗克1947年出生,彼時魯迅先生已經馭鶴11年。然而,作為“心靈的探險者”,二者卻是執着於同樣的寫作理念。

格麗克説:“要用心靈探索這些意象的共鳴,將淺層的東西與深層分隔開來,選擇深層的東西。”因此,她選擇了“無法忍受”的“女性的情感體驗”——絕不迴避沉重的主題。她寫道:“我怎麼能夠知道你愛我/除非我看到你為我悲傷。” 同樣,魯迅提出“選材要嚴,開掘要深”。他緊緊咬住四圍的黑暗,立志“揭出病苦,引起療救的注意”,成為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樣的“偉大的靈魂的審判者”。

格麗克的詩歌理念是:“我受惑於省略、祕而不宣、暗示、雄辯與從容的沉默。”魯迅説:“我力避行文的嘮叨,只要覺得夠將意思傳給別人了,就寧可什麼陪襯拖帶也沒有。”而“從容的沉默”一詞,真是把魯迅先生的深刻性概括得絲絲入扣。魯迅説,最高的輕蔑是無言,是連眼珠都不轉過去。他的《野草·題辭》説:“當我沉默着的時候,我覺得充實;我將開口,同時感到空虛。”

雖然沒有精確統計,我們説,由於智能手機的便捷運用,如今文壇的詩歌,數量絕對超過以往,但是“梨花體”“羊羔體”“口水詩”遠遠多於“選擇深層的東西”,常常在自娛自樂中迅速地自生自滅——今天重讀格麗克與魯迅,啓迪似乎也在於此。

耶魯大學校長説,格麗克“對自我及其在世界中的位置進行了毫不留情的探索,創作了啓發心靈的美妙詩篇”。格麗克從25歲發表處女作《頭生子》,到後來陸續發表《阿勒山》《野鳶尾》等,是一個較為純粹的詩人。而魯迅先生寫詩是“業餘的業餘”。尤其是新詩,僅有發表於《新青年》上的六首新詩。然而,魯迅無心做詩人,偶有所作,每臻絕唱。其小説、雜文、散文、舊體詩無不充滿了詩的精神與詩的氣韻。

而格麗克所追求的“樸素的美”與“含淚的幽默”,在魯迅身上同樣鮮明。格麗克的《白百合》寫:“噓,親愛的。我並不在乎/我活着還能回到多少個夏天:/這一個夏天我們已經進入了永恆。/我感到你的雙手/將我埋葬,釋放出它的輝煌。”清心安神的百合,花期與果期都不超過一年,但是,“並不在乎活着還能回到多少個夏天”,她只要自己的“此在”,能夠被“你的雙手”埋葬是幸福的,輝煌的——這是怎樣的“存在感”,又是怎樣的“含淚的”幸福觀?而“只要我的現在”的魯迅的新詩《愛之神》也是如此:“你要是愛誰,便沒命地去愛他;/你要是誰也不愛,也可以沒命地去自己死掉”——丘比特被魯迅先生寫得天真可愛,稚氣當中充溢着哲理。

不同的是,即便是詩作,魯迅也是更多地將筆觸伸進自己身處的社會,而格麗克則是將筆觸伸進社會包圍着的自己。

格麗克是120年來第16位諾貝爾文學獎女性得主。而這16位得主中,大部分是小説家,真正靠詩歌獲獎的寥寥無幾。相比之下,格麗克的詩作因為其深刻的個性而獨樹一幟。

“活下來,活在地下。死去的,不做掙扎地死去。” 格麗克在《別離》中開頭就是:“夜不黑;黑的是這世界。”活活是魯迅《夜頌》裏“我愛夜,在夜間作夜頌”的語氣。格麗克甚至把自己比喻為令人恐懼的棉口蛇:“直挺,聳立,在敗壞的空氣裏。/出生,而非死亡,才是難以承受的損失。/我知道。我也曾在那兒留下一層皮。”相對於這種寫法,筆者還是更喜歡寫“生”的諾獎得主米斯特拉爾,她的《母親的詩》與格麗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:“我逐漸明白了事物的母性。俯視着我的山嶺也是母親,黃昏時分,薄霧像孩子似的在她肩頭和膝前玩耍……”

格麗克深切關心女性的生存,魯迅《我之節烈觀》等振聾發聵。格麗克十幾歲時患上厭食症,對她深刻的寫作風格產生了影響。魯迅十幾歲從公子哥變為“乞食者”並受盡白眼的冷落,對他的寫作風格影響巨大。格麗克是一位“鼓舞人心的老師,她毫無保留地把自己交給敬仰她的學生們”。魯迅無疑同樣是一位“吃的是草,擠出的是牛奶,血”的老師,他的弟子們的回憶錄全面地證實了這一點。

毫無疑問,露易絲·格麗克的獲獎是詩性的勝利、女性的勝利。

毫無疑問,魯迅的使命感與美學訴求,激勵着中國作家走向世界。

編輯: 楊寧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閲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人行道升級改造後 “...
房子沒住上 生了一肚...
“發生的車禍不下於10起” 護欄太不醒目 將裝反光標誌
【香港快運行李托運】寬帶壞了無法修 退還費用可真難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倡導文明出遊
體驗傳統技藝
黃河明清故道沿線城 ...
遊在商丘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    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